<video id="7ktak"><input id="7ktak"></input></video>
  1. <b id="7ktak"><small id="7ktak"></small></b>

    <input id="7ktak"><div id="7ktak"><acronym id="7ktak"></acronym></div></input>

      <source id="7ktak"><div id="7ktak"></div></source>
  2. <cite id="7ktak"><dl id="7ktak"><dfn id="7ktak"></dfn></dl></cite>
    <video id="7ktak"><big id="7ktak"></big></video>

    我倆是為了黨的事業,為了革命的偉大的愛

    ——彭雪楓致未婚妻林穎(1941年9月6日)

    來源:      發布時間:2021-11-15

    家書原文  

    林穎同志:  

      昨夜月色皎潔,正開著會,接到你的信!怎么讀下去呢?那樣靠得近的好幾個同志,而會又開得那樣長,二時半才散了會,讀了你的信,三時就寢,左右睡不著,翻了幾個身,司號員已經打號音了,于是只好起床,到河邊去了。我想了許多問題。

      我覺得你的戰術布置得很周到很老練,各方面都顧到了,你費了心血!我是如何的同情你!我永遠記著你的話:“抱著堅定的勝利的信心!”相信,我們的勝利信心是堅定的,是不可拔的!是任何煽動都動搖不了的。

      9月,這月份對于我有特別意義,是我生平過程中的轉捩點,陰歷的八月初二(往往是在陽歷的九月)是我的生日(不必為外人道),1926年的9月2日是我由當時的青年團轉入黨的日子,1930年的9月我們從長沙入江西開始建立蘇維埃,而1941年的9月呢,終身大事得以決定了!這叫作“巧合”吧,我總以為我還是一個孩子。

      我完全同意你所提的意見,盼望你“運用之妙存乎一心”,按部就班逐一實現,事在人為,“有志者事竟成”,鼓勵你加倍努力,但我并不急躁,雖然總想見到你而一吐肺腑......我想,我倆是為了黨的事業,為了革命的偉大的愛!相互幫助,相互鼓勵,相互安慰,使我們的事業更前進些更收獲大些,這應當是我們的神圣的目標,有了你,我足以自豪了!

      說到去淮南學習,我是同意的,這必得請示區黨委,這是你的組織系統的事,我不應也不能干涉你,不過,淮南有否合適的學習場合?在淮北有否以另一種學習制度來代替?都要嚴密加以考慮才好,要是僅僅的為著“切斷”,那倒似乎不必小題大做,在私情上說,我不愿意你去,誠懇的不愿意你去!尤其是在今天!至于恐怕“被發覺”,我想那是在乎我們的“藝術”了,不常見面是可以的呀,只要能常通信!淮南,那么遙遠,有多末不方便!多么急人哪!最好在區黨委,子久、瑞龍都可以幫助你學習,他們都是很器重很愛護你的,我們的事,可以不聲不響,我能夠遵照你的囑咐。即便是有了風傳,又有什么呢?話總會有人說的,何況這里,還可請二劉甚至希凌,為我們撮合,或者預先透出一點意見給希凌,那自然會沒大問題了,但這事必須過細考慮,綜以使事情平淡過去,不給人以更大刺激為妙,你以為然否?你聽我的話嗎?這只是一個建議。

      數日以來,我的心情是從來沒有過這樣的,簡直異乎尋常了!我想到我們的現在和將來,我們的事業,我們的遠景!祝福你!

      書,我這里有幾本,不知道你喜歡看那一種?先送上《列寧傳》一冊,《什么是列寧主義》一冊,你先看,這里的書半年之內你是讀不完的,只要你有功〔工〕夫。

      筆,手頭沒有,機要科已經到遠遠的地方買去了,回來了可以擠一枝〔支〕送你。沒有筆是急人的呀。

      另送上自由日記一本,那是恰巧今天人家送我的,外稿紙若干張、信紙若干張。

      我的想象中,你的信,雪片般的飛來!

      祝你

    平安!

      雪楓9月6日午后3時于半城

      明天的婦女干部會,子久要我作政治報告,真是難題,特別是在這個時候,恐怕要交白卷了。

      【時代背景】

      彭雪楓(1907—1944),原名彭修道,河南南陽鎮平縣七里莊人。紅軍和新四軍的杰出指揮員、軍事家、革命家,抗日戰爭中新四軍犧牲的最高將領。

      彭雪楓1926年9月加入中國共產黨。1930年5月被派到蘇區,1934年10月參加長征,任軍委第一野戰縱隊一梯隊隊長、紅三軍團五師師長、陜甘支隊第二縱隊司令員、紅一軍團四師政治委員。戰斗中披堅執銳,身先士卒,多次擔任先鋒部隊的指揮員。1936年秋被派往太原等地,做團結各界愛國人士、聯合閻錫山抗日的統一戰線工作??箲鸨l后,任八路軍總都參謀處處長兼駐晉辦事處主任。1938年春調赴河南確山竹溝,任中共河南省委軍事部部長,組織訓練抗日武裝。同年9月組建新四軍游擊支隊,任司令員兼政治委員,領導開辟豫皖蘇邊區抗日根據地,任中共豫皖蘇邊區委員會書記。后任新四軍第六支隊司令員兼政治委員、八路軍第四縱隊司令員。

      1941年皖南事變后,彭雪楓任新四軍第四師師長兼政治委員、淮北軍區司令員,先后取得1942年冬季淮北反“掃蕩”和1943年3月山子頭戰役的勝利,鞏固和發展了淮北抗日根據地。其間他刻苦學習毛澤東軍事著作,博覽中外兵書,總結實踐經驗,對抗日戰爭的游擊戰術和政治工作問題進行了論述,親自編寫《游擊戰術》《戰略戰術講授提綱》等教材,經常到抗日軍政大學第四分校授課。

      1944年8月彭雪楓執行中共中央關于向河南敵后進軍的指示,指揮所部進行西進戰役。9月11日在河南省夏邑八里莊指揮作戰時不幸被流彈打中犧牲,時年37歲。

      林穎,原名周裕群,后改為周玉瓊,1920年生,湖北襄樊人。193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。1941年9月24日,與新四軍第四師師長兼政委彭雪楓結婚。新中國成立后,在紡織工業部工作,后任北京市輕工業局副局長,紡織工業部機械局副局長,1985年10月離職休養。

    彭雪楓與妻子林穎在洪澤湖根據地?!?/p>

      【信仰之光】

      彭雪楓和林穎相識于抗戰的烽煙之中,彭是新四軍的將領,林為中共地方組織的工作人員。1941年9月4日,彭雪楓在寫給林穎的第一封信中就表達了他理想伴侶的標準:“我心中的同志,她的黨性,品格和才能,應當是純潔,忠誠,堅定而又豪爽?!苯Y婚后,他們因為工作相隔較遠,長期不在一起生活。據林穎回憶,結婚三年,共同生活尚不足半年時間,只能通過一封封書信互訴衷腸,又相互勉勵。彭雪楓把對妻子的愛,傾注到家書的字里行間。

      革命戰爭年代的婚姻和愛情,有一個前提,那就是男女雙方擁有共同的信仰,也就是彭雪楓心中所說的“為了黨的事業”“為了革命”,這種愛超出了身體的相互吸引,上升到精神共鳴的層面,無疑是偉大的。當時抗戰處于最艱苦的年代,同時面臨國民黨軍隊的擠壓,彭雪楓和林穎都對革命抱有必勝的信心,“相互幫助,相互鼓勵,相互安慰”,攜手度過那段困難的日子。

      彭雪楓是有名的“儒將”,酷愛讀書,學識淵博,擅長講演,寫得一手好文章,被譽為“文武兼備”的“一代英才”“瀟灑將軍”。他犧牲后留下了80余封家書,生動表現了這位“瀟灑將軍”的另一面。林穎曾深情地回憶說:“為了寄托對他的無限思念,我常常要取出我所珍藏的他寫給我的信,細細閱讀。這時,我又仿佛回到了那如火如荼的民族解放戰爭的年代......”(摘自《我心永向黨:家書里的百年信仰》)

    責任編輯:吉林省紀委監委網站
    天天影视性色香欲综合网